光明小说网 > 金銮贵探 > (二十)

(二十)

作者:上房揭瓦的咕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

一秒记住【光明小说网 www.gmtxt.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苕子的突然发飙是大家都没有预料到的,吊儿郎当的少年睫毛一颤,好像下意识地坐得更端正了一些。

    “给你几分颜色你还真当我是什么圣母么?少贫嘴,我们叫你来是什么缘故想必你自己也一清二楚,说!”

    少年别别扭扭道:“你们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张苕子把眼睛一眯,少年好像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叫刘一璧,家乡就是你们申国西面的天山脚下的犬戎族。我的家族世代在中原从事皮货买卖生意,我从小耳濡目染,也学了一手鞣制皮具的好手艺。”少年脸上满是自豪,“我听说盛悦坊有个手艺高人擅长各种手工艺品制作,尤其是皮制品加工,就想请她出山,来我们的工坊里做事。可是我多次求见都被这位詹娘拒之门外,说是要在这里呆着,等她的情郎归来。我情急之下才不得已改名换姓,编出一套谎话来拉拢婷婷,让她帮我多多关注詹娘,最好是套些有用的技术出来。”

    “结果婷婷也没有完成你的任务,所以你就打算杀人灭口,得不到手工师傅,也不能让别的工坊抢去,是么?!”张苕子怒目而视。

    “我没有!我怎么会杀人呢!那天我没什么灵感,就来这里的后山游荡,想找个机会再跟詹娘谈谈。后山有个位置能望见詹娘师傅的房间,我看见你们几人给她一套东西,好奇不过,正打算找婷婷帮我探看一番。可是没多久,连婷婷还没见到呢,詹娘的房间就起火了。我当时也很着急啊,可是我进不去,只能等着婷婷出来,再让她赶紧去找花匠老周救火。”

    “可你为什么不呼救呢?之后还悄悄溜走?”张苕子不满。

    “我之前来得太勤,詹娘和这儿的妈妈都嫌我烦,所以就找护院赶了我几次……我还跟他们吵过架……我怕他们来了又要揍我,就走为上策了……”刘一璧越说越小声,好像自己也有些愧疚。

    “走了?有么有人能帮你作证?”张苕子将信将疑,“你在后山游荡的那段时间又有谁能作证你一直没有进盛悦坊的院子?”

    “你们去问问婷婷呀,她能帮我作证。还有那天其实我也没逛多久,你们问问店里的伙计,我从出去到回店里拢共也就大半个时辰,还要算上路上来回的时间,哪儿有时间杀人放火呀!”刘一璧激动起来,张苕子看着倒是不像在撒谎。

    难道这条线索就这样断了?“没道理你一直看着詹娘的房间却什么人都没看见吧?”张苕子不甘心。

    “对对对,我看到一个小个子进了詹娘的房间,但是那人蒙着头,看不清长得什么样子,我甚至搞不太清楚ta是男是女。我本来还想看看詹娘是怎么修复那皮具的,但是那人一来就坐在桌边,像是跟詹娘说这些什么。我看詹娘没有要开工的意思,就跑边儿上去等婷婷了。你们也知道,一直踮脚抻脖子,时间长了还是挺累的。”刘一璧解释着,还在自己的颈后比划着。

    “严公子!”婷婷闻讯赶来,心急火燎地叫了一声之后又止住了步子,不敢上前。

    “他叫刘一璧。”张苕子好心地介绍二人“认识”。

    “谁?”窗外一丝银光闪入,一根钢针稳稳地扎入另一边的窗棂,苕子眼疾手快躲过一劫。

    窗前人影闪动,蝉鸣阵阵似乎没有受到惊扰,捕快们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挑衅,立刻有人出门追逃。

    张苕子正想取下钢针瞧瞧,只见又一根随着同样刁钻的角度斜刺过来,糟了,这次恐怕难躲!

    萧构一急眼,一个飞扑将张苕子压在了身下。

    “噗嗤”——是钢针入肉的声音。

    张苕子眼见着钢针穿过萧构的前臂,瞬间带着血液再度出现,双眼直发红。要不是自己放松警惕,要不是自己反应迟钝……

    又是一道人影飞闪而过,张苕子握紧腰间的利刃,仅凭直觉飞射而出。

    薄如蝉翼的金属片满载着张苕子的恨意飞身而去,同样是一声略显沉闷的响动。一个全身黑衣的人形就这样直白地跌落在张苕子和萧构的面前。

    剩下的捕快们训练有素地将黑衣人控制起来,还在他口中塞了厚厚的汗巾避免他咬舌自尽。

    只是这一会儿工夫,萧构的血液已经将张苕子的衣裙染红,暗红的血液在他的手臂上自由流淌成枝桠的形状。

    愣愣的苕子正不知如何动作,已经有老头子抢上前来,仔细为萧构包扎。这个熟悉的老头子不是别人,正是怪医老蔡。张苕子经历过很多次伙伴受伤,甚至是因公殉职的事情,早已经对这样的小伤见惯不怪,可是哪怕有国医蔡振的监护,张苕子还是觉得心里有种突突的陌生感觉,好像心跳都脱离了原先的轨道。“应该是刚才受到的惊吓太大的缘故吧。”张苕子抚着自己的胸口暗道。

    张苕子抽出割伤了黑衣人两边膝盖的薄刃,干净利落。黑衣人浑身一紧,呻吟声被汗巾消化,脑门上的冷汗却是哗哗不停地滚落,对于萧构的歉疚被一股脑儿发泄到了这个“不幸”落网的黑衣人身上。

    “什么人?”张苕子在自己的袖子上捋着刀片,没有将它收起来的意思。

    黑衣人僵着脸不肯吱声,跟随着刀片来回的眼神却暴露出他现下的惊恐。

    张苕子挑眉,不肯说是吧,“搜身!”与此同时,不忘对站在身边的田多多耳语几句。

    在四五个彪形大汉的合力之下,黑衣人只能摊开在地面上,任凭几个同性“上下其手”。

    “看,这里有个文身!”捕快甲

    “我认得,这是徽州帮的记号!”捕快乙指着这个镰刀形的文身惊呼。

    就在此时,另一个逃走的黑衣人被五花大绑扔在了墙角,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不清五官,呜呜咽咽地像是在求饶。只是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偷偷给张苕子递来一个眼神,圆圆的核桃眼怎么看都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

    被剥光的黑衣人见状一颓,示意捕快们拿出汗巾准备交代。

    “不错,我们就是徽帮的人……”话没说完,一口黑血就呕了出来。